去年12月

2020-10-26 16:28

同时,2014年10月份以来,兰州地区投资公司、投资咨询公司、投资管理公司、资产管理公司等类似的投资机构频繁“跑路”,据不完全统计,光11月份就至少发生了5起,也给投资者敲响了警钟。在甘肃某投资集团总经理孙浩看来,投资机构在整合当地民间资本,帮助中小企业发展方面做出了贡献,但投资公司发展亟须政府监管和引导。

而在沿海地区迅速壮大的各种新兴的金融机构也扩展到了兰州,去年11月下旬的一波牛市行情中,稍有余钱的兰州工薪阶层开始排队开户进入股市。据一名当地证券公司员工介绍,去年12月,众多券商营业部里又出现了市民排队开户的场面,很多提着菜篮子的老人来查询自己的股票情况。但很多新股民很快感受到了股市的“无情”和“变脸”。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去年12月,兰州新建商品房价格已经连续第8个月环比下降,同时,也是连续第5个月同比下降,而且同比降幅呈现逐月扩大的态势。

邱宇去年看的主要是兰州最早成规模的商品房小区新港城,“我几乎看遍了新港城的所有户型,就是同一所房子也找不同的中介看过好多遍了,93平方米的总价大概为100万元,去年年初和年尾几乎没有变化。”

如同全国大部分城市一样,2014年,兰州房价持续多年的只涨不跌行情出现逆转;一些兰州工薪阶层在股市大涨行情中开始涌入股市,新开户股民同样挤满了证券公司大厅。同时,2014年10月份以来持续爆发的投资机构“跑路潮”,也为当地人上了一节投资课。

“‘挥泪甩卖’、‘跳楼价’等词开始频繁出现在了二手房销售的广告上。”在儿子2岁以后,想改善住房的邱宇就开始留意二手房信息了,此前房价飙涨让他一直不敢出手。2014年以来,他注意到房价确实出现了松动,“起码没有飙涨”,但对于他和其他刚需阶层来说,所谓的官方“降价”只是九牛一毛。

兰州两山夹一河的狭窄地形使得供给受限,而刚需者还在不断增加……在接受羊城晚报记者采访的多名看房者和当地房地产界人士中,没有人认为房价会大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