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曾经手给张孝昌贷款1.2亿

2020-11-07 11:35

知情人士称,在2009年的退股中,龚子胜抽出7亿元,离开了大砭窑气化煤有限责任公司。此数据未获大砭窑煤矿方证实。郭永昌告诉记者,他不清楚龚子胜退股的具体数额。谈到龚子胜入股与龚爱爱是否存在关系时,郭永昌说,“我能说清楚吗?要问龚子胜本人。”

除了金融和煤矿外,龚爱爱还涉足酒店业,在神木县开了五洲大酒店、天都大酒店等酒店。坊间称呼她为“神木四大富婆”之一,一位家喻户晓的传奇女子。

去年以来席卷神木的借贷危机同样动摇着龚爱爱的事业根基。去年,神木中鸡镇的一个煤矿发生问题,龚爱爱参股的巨额股份被套。近期震惊神木当地的张孝昌集资案中,龚爱爱也有牵扯,她曾经手给张孝昌贷款1.2亿。龚爱爱有一个女儿,在北京上学。她女儿由于减肥过度,骨瘦如柴,身体难以恢复。在各种压力之下,去年10月,龚爱爱自杀未遂。南京日报网南都记者 高龙

兄弟龚子胜在控股煤矿后,获得了龚爱爱赠送的一辆豪华轿车,作为日常出行之用。在控股期间,龚子胜是重要管理者,在公司的营业室和财务室等部门工作过。

“龚爱爱和龚子胜控股大砭窑煤矿没有关系”,大砭窑气化煤有限责任公司负责采购业务的高子荣则对南都记者说,“她也从来没有来过公司。”

知情人士说,龚爱爱与丈夫离婚,是因为她觉得丈夫“没本事”。她丈夫也看不惯她的一些做法。离婚后,龚爱爱曾与神木县锦界化工厂的一位王姓老总有交往,但后者最后没有与她结婚。此后,龚爱爱还与一位小她五六岁的男人有交往,但后者承诺的结婚同样没有兑现。

夜幕降临时,路过陕西神木县城麟州街街,会看见三幢商住大楼,一楼是各种店铺,灯火通明。这是开发者龚爱爱的手笔。近来被媒体陆续发掘的“房姐”财富神话不断地震惊着世人,但龚爱爱靠煤炭起家的说法广为流传:她除了控制知名的大砭窑煤矿外,还涉足胶泥疙佬煤矿等多家煤矿。

2004年,神木县信用联社改为神木县农村商业银行,并开设分行。龚爱爱被任命为兴城支行行长。2010年,龚爱爱被提拔为神木县农村商业银行副行长。值得注意的是,龚爱爱在兴城支行任行长的时间,与其兄弟龚子胜在大砭窑气化煤有限责任公司任要职的时间基本重合。而龚爱爱上任的时间则与龚子胜开始斥巨资控股大砭窑煤矿的时间一致。

另一位知情者则称,龚子胜实际上并未退股。煤矿只是借助这个操作来吸收更多的社会资本。 南都记者高龙

2004年11月,神木县神木镇黑石岩村的大砭窑煤矿改制为股份制企业。在许多前职工看来,此事至今仍充满争议。在大砭窑煤矿改制过程中,龚爱爱参加了运作,并在此后成为公司运作的幕后参与者。而她的代理人就是她的兄弟龚子胜。

龚子胜突然撤出巨额股份的动机,南都记者未能从公司方获得证实。但对比2008年至2009年的大砭窑气化煤有限责任公司经营状况,该公司存在销售利润率下降的趋势。

一位前公司职工介绍,银行给煤矿注入资金,有关负责人获得煤矿的干股分红,这种现象在神木比较普遍。该人士推测,龚爱爱可能获得了煤矿的干股。但该说法未获大砭窑气化煤有限责任公司方证实。

在近日唯一回应媒体时,龚爱爱称,“自己家族是个大家庭,有煤矿等产业,多年来她一直与自家兄弟参与打理煤矿生意,收入较多。”但其说法中对如何参与打理煤矿生意,语焉不详。

2004年12月26日,在神木县大砭窑气化煤有限责任公司第十次股东会议上,郭永昌、郭光胜、龚子胜等股东被选为公司执行董事。在该会议记录的股东签名中,有龚子胜的签名。该次会议将公司注册资本由原119万元增为9600万元。公司增加注册资本后,龚子胜是出资额排名第四的大股东,入股金额为1500万元,15.63%。